亲爱的,请放下妳的怨妇情结

亲爱的,请放下妳的怨妇情结

不是所有的男子都有处女情结,

但所有的女子或多或少都有怨妇情结。

不信?

且听我道来。

2016过去一年中,粉丝页私讯除了询问合作的品牌方之外,绝大多数落在与我商量情感或职场问题。「凯特相谈室」24小时开放给读者朋友们,而且有问必答。除非我漏看了,不然都是亲自回覆。

想想有趣,人也许就是这样,对身边再好的朋友家人都说不出口的事,面对陌生人倒是轻易地就洋洋洒洒起来。但请放心,这些问题与故事都不会变成写文的素材,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情感问题毫无疑问是永远的第一名。不管你在职场的表现如何?快意还是失意?能让人失去生活重心的依然是爱情或婚姻里的不如意。很多人也许骄傲的说过自己不会被情感左右,但遇见之后才知道不是左右,是迷失自我。

很久以前的学生时代,在我想从企管转去中文系的时候曾经很认真的念过书。那时对中国文学的热情几乎达到了空前的高峰。那一年很有系统的把中国文学从古至今在学术理论的部份做了一次深刻的探索,有些很枯燥,有些则非常有趣。其中有一些诗歌专注于描述妇女的各种心情,通称为「闺怨诗」。从思春、思君、恨嫁、分离、孤独,那些感情中无法言喻的痛苦,唯有化做诗歌,彷彿才能找到出口传递。这种作法其实跟我们现在在脸书状态写下一些只有自己看得懂的情感纠结,再搭配一张自拍,本质上并无区别。当然,闺怨诗并非都是女人写的,更多是文人们在追逐仕途的过程中,将自己比喻成等爱(或期待被爱)的女人,模拟这样的心情写出来隐喻自己对于朝廷权贵的忠心。

放眼现代,闺怨诗也许就是各种言情小说、两性文章的前身,而更大的艺术创作可能就是爱情电影。这些媒介多元化的安慰照顾着广大妇女脆弱的心情。恰如越悲伤的情歌越有人点唱一样,闺怨诗照字面上的意思理解起来就是「女人独自在房间里的美丽与哀愁」。所以当妳拿起麦克风在包厢里面唱起黄小琥的「没那幺简单」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在吟唱一首闺怨诗了。

于是我们发现:只要是女人,妳就有成为怨妇的本事。

怨什幺呢?怨男人。

有研究指出,中国古代文人为什幺偏爱用闺怨来描述自己的怀才不遇?他们不是士大夫吗?为何把自己比喻成小女子了?而且,还写得特别感人、特别透彻。原因无他,那些仕途不得志的文人与闺房里抑郁的女子几乎有着类似的心情。中国古代文人与中国古代妇女一样从来没有获得过独立的人格,始终是朝廷权贵(夫家)的附庸。他们的生与死,喜与悲,升与降,浮与沉,从来没有握在自己的手中。于是,形成了对朝廷权贵(爱情与婚姻)的依赖性和软骨症。

一个女人的幸福来源,完全仰仗一段爱情或婚姻,那是旧时代的悲情。但是在我回答许许多多情感问题时依然发现,或许不是现代人穿越了,而是女人对于爱情与婚姻的重视,不关乎时代,关乎心态。

许多在职场上独当一面的女人,面对爱情突然就低进尘埃里了。一边埋怨男人,一边又被男人左右。嘴上说要多爱自己一点,要做自己的主人,却怎幺也无法放下。而既然已经低进尘埃了,一时的不甘心兴起,竟然也会想拿拿翘,摆摆姿态,但做完后又心虚。如此反反覆覆,心情上上下下的。

想要治好对爱情、婚姻的依赖性与软骨症,首先还是需要一个相对独立的人格。人生中有很多种追求,而这些追求都在于满足个人对生命的丰富性。这一点,男人一直都做的比女人好些。谈了恋爱甚至结了婚都不会改变自己太多,依然保有自己的社交、兴趣、对职场上功名利录追逐的野心。因此当爱情或婚姻失去的时候,他们的怨念被其他追求稀释掉的可能性也就比较大。

我从不认为陷入一段感情中放不下叫做「对爱情很执着」,而重不重感情更不在于双方交往多久。过程中很投入,结束后很洒脱,是我觉得相对比较舒服的状态。不让大量的闺怨诗把自己变成情感需求度很大但生活能力很差的群体,伤春悲秋全绕着一个人转,而人生目标、女性独立则沦为嘴砲。把全副精神都集中在爱情里会有多可怕?不是闺怨就罢了,妳瞧,曹雪芹都写了,敏感细腻却又阴晴不定的林黛玉抑郁成疾吐血香消玉殒,最后还不是让八面玲珑的薛宝钗捡了个现成的便宜。

要明白,妳不是谁的唯一,因为能取代妳的人太多太多。妳只能是自己的唯一。

|凯特谜之音|

截至目前,

我听过怨念最深的闺怨诗就是:

妳值得更好的男人。

本文出自凯特王Kate

凯特王粉丝专页

凯特王instagram

凯特王新书《时尚,只是女人的态度》时报出版

亲爱的,请放下妳的怨妇情结

【想看更多到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